周肅磐:人生下半場 讓生活微微笑

文章來源:http://magazine.sina.com.hk/citypic/000/2006-04-14/21301433.shtml

文 / 劉瓊雄    圖 / 胡渝江

  “‘好生活’要有五個要素。首先是有一份自己喜愛的工作,一覺醒來就喜愛上班,不要賴在床上不願起來。另外,有良好的工作伙伴,因為每天總有很多時間留在公司,若與身邊的人關系差是很難受的事。第三是朋友多,經常聚會,可以天南地北一談數小時。第四是有一位好的生活伴侶,就是我太太。還要有好的身心健康,好像滑水、做運動,就勝過蒲吧喝酒。”

  ──周肅磐曾經這樣總結自己的“好生活”

  周肅磐,這個名字對于大多數人似乎仍感陌生,但若提起他曾經的工作經歷,卻一定能讓你集中起注意力:20歲,他放棄香港大學建築系學位,考上了香港的商業電台《流行通信》節目的廣播主持,當時和他一起做新同事有林憶蓮,隨後黃耀明也加入進來;23歲,他又從哲學系畢業後(再次轉讀香港大學),立即成為《人車志》雜志的創刊總編輯;24歲,他擔任《PLAYBOY中文版》的攝影指導;25歲,他應邀領銜香港《號外》雜志,任出版人兼總編輯,次年再率隊赴台創辦《號外》台灣版;30歲,他在倫敦商學院進修,然後成為麥肯錫顧問公司策略管理顧問;35歲,他加入亞洲總部的MTV全球電視網絡,七年時間里從部門主管一直做到MTV泛亞太地區執行副總裁。

而他的生活經歷也足夠吸引人:

19歲,剛考上大學卻被告知得了“肺癆”,以為自己活不過三十歲──

為此他給自己制定了10年計劃,決心每過10年必要停下來重新省思,訂立新生活;26歲,和妻子方美寶在台灣結婚,至今他倆已經一起旅游過七大洲、二十三個國家、四十多個城市;29歲,辭去工作,與太太在加拿大閒了整整一年;37歲,因為“氣胸”(Pneumothorax)進醫院接受手術;40歲,到韓國一座寺廟禪修,開始學滑浪,嘗試在專業賽車道上開保時捷,還開始學習太極拳;41歲,他再次從高位中辭職;42歲,寫了一本書《讓生活微微笑》;43歲,即2006年初,他決心重拾幼年的熱愛,寫詩,創作油畫,“嘗試追尋生活基本元素”(周肅磐語)……

  其實這次並不是在要一個關于成功或勵志的故事,周肅磐吸引我們的,是他對生活的態度,以及正在享受中的生活,作為後來者,如何做到像他那樣的狀態,則更是讓我們想知道的。周肅磐是有著自己生活哲學的人,“每10年一個轉變”,“讓生活微微笑”,他想到了這些並虔誠去實踐──最重要的是,他的實踐成功了。

  在未來的生命階段里,若能無拘無束地享受生活、愛情甚至工作所帶來的樂趣,而不是總是很疲勞、很緊張的狀態,相信會是每個職業人都夢想達到的境界,因為那才是真正的“大自由”啊。

  周肅磐是一個榜樣,他用自己40多年的人生經歷,3次重要的轉變,說明了“大自由”並非僅是夢想。在本文最後,還有周肅磐提供的一份關于“快點做個財政自由人”的“指引”,這也是他認為可實現“大自由”境界的4個前提條件的其中一個,看完或許讓你恍然大悟。

  周肅磐認為快樂的重點是,要能夠放棄無窮的物欲,進而追求另類心智滿足。“首先,你需要一個目標視野(Vision),要設定你想經歷哪些‘另類生活’(Alternative Lifestyle),不是再搬進更大的房子、買跑車那種,而是一些大膽的新想法。”

  2006年,3月的一個早晨,在北京某高尚住宅區里,我們拜訪了這個將人生劃為上下半場,並希望兩個半場都能“讓生活微微笑”的周肅磐。這里已是他的第三個家。從香港到加拿大,再到北京,周肅磐為自己營造的又一個新的“退休驛站”。其時,周肅磐正受邀為互聯網公司百度的員工做一個培訓。說忙也不忙,說閒也不閒。這就是他以10年為周期的第3次轉變後的生活。

  “我喜歡北京,在這里我可以和各種各樣的人聊天。北京已經成為世界最活躍的地方,來自全球的冒險家都在這里,或許短短一個午餐的時間,就遇見到不同國家、不同職業的人。”周肅磐說,聊天,正是自己在北京享受生活最經常的一種方式。“說實在的,在中國眾多城市里,我最愛的是北京!不管是那極具風採的民族飯店,還是街角的一個風味小館,都各自精彩!”

  關于早晨的生活,愛起早的周肅磐讓我們吃驚地聽到:他曾經在香港的凌晨5點多,一個人開著車,在無人的道路上飛馳,呼吸一天之中最好的空氣。聽起來這哪里像是那種“空中飛人”般四處出差的人還能有的休閒心呢?

  周肅磐在各種聊天環境中,都樂意做PARTY HOST(派對主角),而他最經常用的開場白就頗有意思:“假如沒有時空限制,你會選擇生長在何方,活在哪個年代呢?”相信沒有對生活永遠的期待感和好感,是不能問出這樣的問題的。他自己的回答是:“做戰國時代的大地主,像孟嘗君,有食客三千。”

  1982年,還在讀大學一年級的周肅磐,因為經常要進醫院,每次身上帶著強烈的消毒藥水的味道回到校園,每次都面臨同學奇怪的眼光,他對此感到無比的憤恨與羞愧:為什麼只有自己得這樣的病!──“我看著自己手上的生命線,只有一寸長,左右兩手都是,比一般人短!”

  周肅磐由是深信自己命不久矣,“一定過不了三十歲!”他開始放任,學抽煙、學喝酒、縱情享樂。直至年終學期升級考試,因為經常逃學,根本不能應試作答,竟索性放棄了建築學專業學位的前途。卻根本沒想到,4年後的1986年,他在哲學畢業考試中因為“考試的三小時,太悶了”而在考場里畫起了《人車志》第一期的版面。

  1989年8、9月間,周肅磐帶領一隊班底前往台北,開拓《號外》台灣版。同去的都是年輕人,都只有20來歲。這次非常之具有雄心的行動卻以失敗告終。盡管集聚了各路名家的作品,“卻叫好不叫座”。7年後在北京,當再次談到這個話題的時候,周肅磐認為那次行動是“超前”了。彼時在台北的周肅磐有強烈的挫敗感,“也基于其他我不能解決的複雜關系因素,我決定請辭,離開了《號外》。”沒有了工作,卻賺到了妻子。周肅磐和一同勇闖台灣的同事方美寶結婚了。結婚十多年來,周肅磐和太太保持傾談的習慣,有時甚至是徹夜長談,或連續幾天真情交心,享受談心的情趣與生活。

  1992年和1993年,周肅磐熬過一段艱苦困頓的日子。“跟妻子二人連想買一罐‘金寶忌廉湯’的錢都沒有。結果舊老板把我召回,幹了不到一年,功成身退,又與妻子往加拿大蒙特立爾半退休整整10個月。接下來,我硬著頭皮,掏盡腰包往英國念兩年書。那年,我已31歲。”這是周肅磐按照10年一次,順理成章的第2次轉變。周肅磐認為分析過與自己很相似遭遇的一個朋友,也是那種“非線性人物”,最後的結論是兩人的共同點是能夠經常保持反思再學的心態。而在英國念書的兩年,被周肅磐認為,那“絕對是一個Reflection Point之後的反思再學,熱切尋求新知識的一段飢渴期。”

  1996年,正值香港回歸前,周肅磐在港的同齡律師朋友,都賺到了大錢,而周肅磐和妻子卻身無分文。“我沒有太多的羨慕或忌妒,只知道一切從頭來,因為我剛畢業,但擁有幸福妻子,我會重新開始。”也是在那時,在並沒有預見到有亞洲金融風暴,和香港房地產泡沫已近在眼前的情況下,周肅磐用自己的“幸運地有點小積蓄”,“幸運地選擇在英國投資物業,而沒有在香港買房子,(所以)不至于負資產,結果也還積累了一小筆積蓄。”或許就是這次投資,讓周肅磐在日後領悟到了盡早做一個“財政自由人”的好處。而作為一個懂生活的生活家,周肅磐的金錢觀是這樣的:“錢從來不是目的,賺錢的目的,是為了擁有它、或花掉它而完成某件事。……其實,我們童年時想做的,但一直未償心願的,往往都不需要太多的金錢!”“我記得小時侯,心願是,長大後有一天,能擁有一間小小的安樂窩,然後與愛人四處游蕩,做點小菜淺嘗,或者畫畫、彈琴,享受生活上的一些小樂趣。”他現在已開始償還童年的心願。

  2000年,周肅磐和妻子在距離加拿大溫哥華45分鐘路程的近郊,看上了一幢海拔一百米上、視野無遮攔的房子,他們決定將它買下來。周粟磐自己負責重新建造設計,他把它視為“理想之家”、“概念之家”。他在地下室建立自己的小型圖書館,把十多年來分散在各地的書,都集中收藏在那里。又在屋後修葺了一萬多尺土地的雜草,他們家後面有10多株高達十多米的柏樹,周肅磐在斜坡邊挖了一條小溪,連接了園內上、下兩個小湖,又引水道從下而上,保持溪澗不斷的流水。他和妻子把小溪叫做“快樂溪”,因為和該地區的英文名“Furry Creek”諧音,也是他們給房子的命名。

  雖然有一個這麼貼近大自然的理想的家,但周肅磐對于家的概念還有另一種獨特的說法:“家,對于我們來說,或許就只有在同一時間、同一地方、共同相處的那一個時空,便是‘家’!”這或許是因為,有段時期,周太太以上海為基地,而周先生的衣帽鞋襪則放在香港。

  2003年底,在立志自省的同時,周肅磐做出了一項新嘗試,他忙里偷閒,趁著年終假期的日子,跑到韓國雞龍山上的“無上寺”,在零下的氣溫里,當了一個星期的“和尚”。和他一起禪修的有來自德國的人類學女博士、來自南非的生化博士生兼擊鼓樂師……“在占地一千多公畝的寺廟里,連正規和尚和其他學徒,只有三十多人,實在是‘豪華’人間淨土禪修班!”

  2004年,這一年,周肅磐決定以一年為期,重新省思,檢視人生方向與目標,為自己訂立新生活;這一年,周肅磐曾這樣描述自己:“一個偏愛低調,但心仍有追求金錢及權利欲望的行政人員;一個一直在摸索及發掘不同生活興趣,包括學打太極、周末出海、閒時畫畫,又剛開始為雜志寫點小文章的中年男人;一個結婚十五年,但沒有小孩,卻仍熱愛與妻子聊天交心,但只算半稱職的伴侶;一個始終最喜歡玩及四出旅游的大小孩……”不過周肅磐不認為自己到了中年危機的時候,而是認為“自己只是走過人生大半場,在中場期間,正在思索一些價值與取向的新中年”。這一年冬季,兩人在溫哥華的家中,外面雪花紛飛,度過了短暫而又漫長的兩周時間。

  “把寶馬泊好在白沙灣,船塢相熟的人已把周肅磐(Charles)那艘玩Wakeboard專用的豪華快艇Mastercraft X-Star准備好。上了船,一出了西貢海,他實時狠狠地加速,撲面涼風夾帶著浪花的微咸,真爽!好像才轉了幾個海灣,大家來到糧船灣沙橋村 ──一處沒有車路可達,只靠船只或直升機與外連系的漁村,村莊只剩幾間石屋,卻藏著不知名的食店。泊向碼頭,伙計忙說上次吃不到的吊桶今天有貨兼很新鮮,可惜伴炒面的浙醋用完了。在漁排岸邊搭個篷,伴著海風和陽光,就是一間原始的海鮮餐廳了,最重要是海鮮真的夠鮮,家庭式的招呼不夠專業嗎?有笑容和閒話家常搭夠。其實千里迢迢到布吉、蘇梅、關島,在海灘上吃一頓海鮮宴,又相差幾遠?吃過一頓愜意的午餐,跳上快艇,與教練在西貢海面會合,又開始練習Wakeboard了。”這是2005年6月一本名叫《CAPITAL CEO》的雜志對周肅磐的描述。看到這里,是不是要學說一句周星馳古裝戲里的對白:“羨煞旁人!”而周肅磐卻這樣形容自己:“每個星期日都religiously(虔誠地)走到西貢玩。最興奮是作為一個過了40歲的男人,還能拾起一種又新又刺激的運動。”周肅磐喜歡速度感的東西。他也是個輕裝上陣的人。雖然他可能還是一個忙碌的人,但在北京的家,我們沒有看到家的繁雜凌亂,反而是一個極簡的空間。書也不多。周肅磐說,現在有互聯網,一切都存在虛擬空間里,他現在只要一個公文包,就可以滿世界工作。

  2005年的某一天,周肅磐為自己隨意寫下了幾個生活選擇:一年花120天環游世界;隨便選一個基地,從事寫書、繪畫甚至寫電影劇本,閒時和三五知己下廚烹調;出任非牟利組織大使;休息一兩年後,再創業或打工;到外國再念書,可能選讀人類學,或者MFA、MBA,或者兼職授課……這一年,周肅磐42歲,認為自己的人生下半場才剛開始。

  周肅磐“好生活”書單

  以下選自周肅磐著《讓生活微微笑》(2005年,IF ASIA PUBLISHING),周肅磐是一個愛讀書的人,他在自己的書中,每一個章節後面都要列舉幾本相關內容的“延伸閱讀”。

  《LOVE IS A CHOICE》

  Hemfelt,Minirth&Meier

  要知道,愛是一種選擇。三位美國醫學界權威,在八十年代倡議克服“相依為命”式的惡性依賴循環,重新建立快樂的父母、子女、夫妻關系。“家”,其實需要單獨健康的個體,然後才能選擇互愛,而不是死纏爛打。擺脫Co-dependence病態,在自立下,去愛護你選擇去愛的人,才是健康持久及真誠的愛。絕對值得一讀!

  《THE MIND OF THE SOUL》

  Gary Zukav&Linda Francis

  2004年,寫過第一章提及的《THE SEAT OF THE SOUL》作者Zukav與他的生活伙伴Francis,合寫了《心靈中的智慧:盡責任的選擇》一書,榮登北美十大暢銷書列。還是同一個理論基調,書中闡述有關盡責、尊重、選擇及互愛的重要性,值得學習!

  《為什麼男人愛說謊,女人愛哭》

  Allan Pease&Barbara Pease 著 陳麗娟 譯

  我必得承認年輕新一代,也受過點兒教育的我們,都會對自己及伴侶說:我們不是那些典型夫婦,我們並不落入俗套的男女兩性關系模式,我們不是一般的衰老公嘮叨老婆。但我必得同時承認,從《MEN ARE FROM MARS,WOMEN RAE FROM VENUS》的一類男女關系普及智慧書籍里,我或多或少同意,男與女都存在一定的差異,也就是說,從身體言行社交工作起,我們都被CONDITIONED而不自覺地支配了我們男女各異的某些行為。Allan &Barbara Pease的上一本書是《為什麼男人不聽,女人不看地圖?》,這本新書再談《為什麼男人愛說謊,女人愛哭》,讓我明白更多。

  《THE COLLECTED SONGS OF COLD MOUNTAINS》

  Transalated By Red Pine

  不是妮可‧基曼(Nicole Kidman)主演南北戰爭的電影《冷山》(“COLD MOUNTAINS”),而是一千兩百年前,中國崇山峻嶺上的僧人所留下的《寒山詩》,並有中英文翻譯對照。這是本我放在睡床案頭前的一本詩集,有時隨意翻一兩首來誦讀!對,是用心輕語誦讀,心境豁然輕快!

  《TEN POEMS TO CHANGE YOUR LIFE》

  Roger Housden

  現在回想起來,中學時代的我,原來鐘愛詩詞,從唐詩、宋詞以及新派中國詩,甚至極濃社會主義感性的一類,都愛不釋手。我和幾個朋友,有個“秘密”小詩會,所謂“秘密”,只是說我們不四處張揚,也不管作品還壞,只將那份思想感情升華凝固後,以手機短信方式鴻雁傳書。你也來寫首詩吧!

  《LUCKY MAN》

  Michael J.Fox

  米高福克斯原來是加拿大人,後來在好萊塢成名。這是多年前,米高自述的一本感人異常的好書。從他稍作不羈的年少時代,一直談到他成名,甚至得悉患上“帕金斯症”的內心表白。在這一切背後,米高竟然用上“幸運寵兒”──“The Lucky Ones”來形容自己,實在讓人感動。從我的書架上揀出這本書,主要是讓自己也讓大家想想,其實我們都是幸福寵兒,除了小毛病,身心也泰半健康,實在應多珍惜!

  《我把青春獻給你》

  馮小剛

  熱情執著、冷靜觀變。導演馮小剛自述“在四十歲以後,我的記憶裝置開始自動地刪除一些在它看來沒保存價值的東西……(在寫完這本書之後),才驀然發現,我已將青春獻給了你……(電影)”。我們在四十歲前的許多大小動作、思緒行為,或多或少是九分衝動,一分思考。但在熱情過後,我們才能發現真正的自我,還是徘徊在冷傲與熱情之間,你的青春又投效哪里?

  《HOW TO BE A GENTLEMAN》

  John Bridges

  有沒有想過現代一輩都缺少了教養。貪圖得宜已不用講,就連一般餐桌禮儀,也大多欠奉。中國人有說先修身齊家然後天下治,我絕對相信。要是連自己也照顧不到,怎能好好管理公司?我提出的並不是紳士治國,我們都知光靠禮儀並不足,但治國或管理公司不可能沒有基本個人修為,這是必須但不充分條件。小冊子內有許多實用智慧,是禮貌也是對自己與對別人的一份尊重!

  《HOW TO BE GOOD》

  Nick Hornby

  我家中的小說不算多,但竟有兩本Nick Hornby的《HOW TO BE GOOD》,分別是我妻子早在英國及我後來在新加坡時買的,竟沒有互傳閱讀。買了雙重書,我妻子還笑我後知後覺,因為小說已是2001年初出版的,我竟是2004年才買。我拿著書,一口氣從頭翻到尾,十分好看,講生活中的平淡與不平常,可以一讀再讀,所以買了兩本也沒有任何不值。

  《ANGELS》

  Gilles Neret

  ANGELS,答應自己也答應愛人,做彼此的天使。天使,自古至今天使都充滿傳奇。ICONS系列收錄了古今不同畫家筆下的天使。我自己也在努力繪制二十世紀的一系列《天使》油畫,趕緊在一年後開處女畫展。答應自己,未來十年,為妻子也為自己,做個全職“感情”與“精神”生活家,好好享受陽光,讓彼此及各人生活微微笑!

  

 

 

  “有時,就像比賽或跑步般,當你正在盡全力追逐與奔跑時,可能正是你事業如日正天、人生一帆風順的時候;突然間,卻有把好像來自天上的聲音問:‘你到底在追求什麼?’剎那間,如果你被問得啞口無言,或許正是時候該停下來,作出一次半場檢討了。”

  

 

 

  3月5日,周肅磐在北京自己的家中。他喜歡拍照片,喜歡隨身攜帶數碼相機,隨時記錄自己豐富的生活。他說,“在那些繁忙、卻有豐盛的每個工作日後,我必須說:我是極其幸運的!因此我格外珍惜工作與生活中的每個鏡頭,就像一部只有90分鐘的電影,每一格底片都是彌足珍貴的。”

 

發表人: greenflying 於 六月 11, 2009 13:29
標籤:
分類: 愛情 | 工作 | 家庭關係
迴響: 回應 (0) | 點閱 (4281)

相關文章

新增評論


(將顯示您的Gravatar圖示)  

  Country flag


支援BBCode(ex.[b][/b] - [i][/i] - [u][/u]- [quote][/quote])


提醒您:回應功能僅供會員使用,發表前請先登入。

線上預覽

七月 24. 2018 01:03